海运

我 杂食。【趴】

[樱花樱花想见你ヽ5✿さくら ~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樱花樱花想见你第四章上一章在介里:'>

“叮铃铃铃铃......” 叶修翻了个身,按掉了被调早的闹钟,虽然有些烦,但还是顶着一头乱毛开始穿衣起床洗漱。今天早上老韩可是要检查背诵的,虽然十分不想当个乖乖背诵的好学生,但他更不想放学后被留下来独自面对老韩那张钱包脸。

【没有别的原因,没有。】略微有些脸红且暴躁地按压住自己心里那个戏谑的声音。

很快做出了权衡的叶修勉强安抚了点把还没睡醒的自己叫起来的起床气,打起了些许精神叼着面包抓起角落里背诵的小本本,胡乱地套了几下鞋子就出门了。

公交车上,一直回想的那段情节......

【打住,别想了,这很奇怪。】

【我不会喜欢他。】

【那是不可能的。】

【“你这是,脸红了?”】

【“叶修,你是不是对我有点感觉。我想我...”】

【“不是”】

莫名的气愤,连带着推开教室的门都带着杀气。但在看到那个人...背后的阳光的时候,突然就消失了。

【真美啊,他的眼睛,左边总是比右边更亮些。】

“哇叶不修你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就来莫不是因为你同桌......”

“不是”

叶修利落地打断黄少天的话,能断了这嘴炮的句可见叶修同学反应有多灵敏。

一旁背书的王杰希被这拔尖的一嗓子引得抬起了头,望着叶不修,随即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如果排除掉那一点点不明意味的话,算得上是十分赏心悦目了。】

“...也早来所以你想向他学习哇就这么否定了你就这么不想当个乖宝宝吗顺毛顺毛顺毛哈哈哈哈哈”

“废话这么多,你背完了?”

“那是也不想想我是谁我七早八早解决掉的事儿再说了这不是我们初中就背过了吗你瞧我现在就能给你背上几句氓之蚩蚩抱布贸丝那个匪来贸丝来即我谋你瞧瞧那是张嘴就来好嘛”

“行吧,你厉害,哦对了,书,给你。”

叶修从书包里掏出上次答应要借黄少天的那套书,放在他面前。

“喔亏你还记得我还以为你要反悔了太棒了我都等了一个周末了好吗激动欢心鼓舞笑逐颜开喜上眉梢梢梢梢梢!!!ヾ(≧▽≦*)ノ〃”

王杰希偏了偏头看到书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誒,这本书我也看过。我记得刚出的那本我也买了。”

“刚出了?我还没买,少天放学陪我去买一下吧。”

“誒好好...”

“不用了,我明天带来借你吧,刚好也不麻烦的重量。”

黄少天今天是第二次被打断了,他委屈。

QvQ

“哦,那谢谢了。”

【不尴尬的吗,对话,照常呢。】

【到底是什么意思,那天他下一句就要说...】

【就要说类似别喜欢我我不会喜欢你这种话了吧】

【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要不我也随便带本我比较喜欢的给你吧,刚好你也有的看。”

“好:-)”王杰希轻轻笑了笑。

(美如画啊美如画)(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叉出去。。)

黄少天“QvQQvQQvQ”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叶修想起黄少天背的那句,以前老韩教《氓》这篇课文的时候解释过这句话。

“这很好理解啊,就是类似于你们互相有点心思的小屁孩之间互相借书以书传情遮遮掩掩的行为。”


【互相有点心思。掩饰。】

叶修趴在桌上,把耳机从里衣穿出来,戴上,乌黑柔软的短发掩盖住把黑色的耳机很好地掩饰住。

[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本当に本当によかった
和你认识真好,真的真的是很好很好。]



迟来的更新。。。这几天半期考QvQ果咩 谢谢在看我文的你们QvQ 杏仁我会加油肝文的!做只勤奋的杏仁QvQ

黄少天“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可爱所以我的戏份一直很多但今天的我好像失宠了QvQ”

某运“是的没错就是这么嚣张蛤蛤蛤蛤蛤蛤蛤”

众黄焖鸡米饭“踹开!”

某运“嘤嘤嘤”

[皮皮生日快乐破蛋快乐ヾ(≧∪≦*)ノ〃]

九点水版人形翻译机生日快乐ヾ(≧∪≦*)ノ〃[我竟然撸王叶文撸到叶修过生日的桥段时还没想起是你生日。。QvQ。。趴]副队 “我始终相信轮回可以获胜,无论对手是谁!”超燃副队 为你打call!!!这么多年,感谢有你身旁悱恻;-)[手动笔芯]

[樱花樱花想见你ヽ4✿さくら ~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樱花樱花想见你第三章ヾ(≧∪≦*)ノ〃前一篇点这嗷
叶修今天很早地来到了学校

王杰希也同往常一样已经坐在座位上预习功课,尽管在日本待过几年,但毕竟还是在母国土生土长的,赶上之前的国文课也不是很困难。

叶修走向座位,看着王杰希认真的侧脸,在酝酿着开口。

“那个,王。杰西,你今天有空吗。”

“怎么了,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_^”其实王杰希早就感觉到叶修走到身旁了,因为即使是平时,他对叶修身上那股红豆的甜味也是十分敏感。

[这人笑起来真犯规。明明眼睛不对称就是个大小眼。。]叶修内心难得地吐槽着除了黄少天话唠外的事物。

“不是,就是我今天生日,你有空的话就来吧”

王希杰稍稍愣了一下,随即冲叶修又是一波迷死人的笑容。“这当然可以啊,叶修你第一次邀请我和你一起过生日,我怎么忍心拒绝呢。”

“。。。其实你拒绝了也没关系,不过如果来的话,今晚放学和我还有少天一起走路去麦当劳。”

“好^_^”

--------------------------------

我是放学的分界线

“王杰希人呢。”叶修看着旁边的空位,什么嘛,只不过是他被老韩叫去训话的一会儿功夫就连人带书包都不见了。

不得不说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说好放学一起走不还是自己回家了。”

“誒叶不修你也真是的和王杰希同学讲过了也不和我说一声儿,刚刚他告诉我他要给你去选礼物所以就不和我们一起去他很快就好,我这不是怕他不清楚在哪里嘛就把你电话号码告诉他了待会儿也好告诉他地址所以我们先走吧ヾ(≧∪≦*)ノ〃”从外边儿走进来的黄少天没带大喘气儿的就向叶修秃噜出一大堆气泡,听得叶修有些懵。

“啊,啊?这样啊,那就先走吧。”内心想的却是,麦当劳在这附近也不过就那么一家,很好找,大可不必留电话给王杰希,但是却没说出来。

[还是体谅一下黄少天小朋友的智商吧,就不嘲讽他了]叶修很大方地决定了。

“走走走走走快走咱俩先去点餐吧再不快点我就要饿死了饿死了时间就是绳命浪费绳命是可耻的人是铁饭是钢所以走吧走吧快走吧ヾ(≧∪≦*)ノ〃”

“废话真多。”

“嘿哟呵叶不修你个瓜皮还嫌弃起我了要不是看在你是寿星的份上我就要和你PKPKPKPKPKPK=(=`д´=)⇒balabalabalabala......”

“。。。”(。_。)

--------------------------------

我是黄烦烦和叶不修已经到麦当劳并且黄烦烦被派遣去点餐的分界线ヽ(•̀ω•́ )ゝ

“喂,到了吗”

“快了,在等会儿,抱歉。”

“没事儿,不急的,对了你要吃什么,我叫少天点”叶修听到了平时路过有很多礼品店的那条街上惯有的吆喝卖糖葫芦儿的声音。

“不用不用,一会儿我自己点就好。”王杰希带着些喘音回答到。

“嗯。”

十分钟过去了。

黄少天还没回来。

“你到了吗。”

“快了,再等等”

还是十分钟后,黄少天还是没回来,叶修有点不耐烦了,好看的指节骨不断敲打着桌面,配置一副散漫表情,很好地让路过的拿着那么大甜筒的小孩惶恐地逃离,让服务员低头加快了脚步,让保洁阿姨,从开始到现在,还是不敢上前收拾叶修做的这一桌还未整理掉的。垃圾。。

你问叶修为什么不自己丢掉垃圾吗。

因为他是个死宅男啊。懒。[摊手]


“你到哪了我下去接你,快点吧。”

“誒,不用了,我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近了。

“抱歉,来迟了,你的礼物,看看喜不喜欢,生日快乐叶修。”王杰希声音带笑地对他说,离得很近,鼻尖上还点缀着几滴亮晶晶的汗。

“嗯。”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突然矜持了起来,略微收了些散漫痞气,可喜可贺,保洁阿姨也终于收走了垃圾。走之前小声嘟囔了句

“果然收这妖孽的该是那种温文尔雅的男人啊”

叶修“????[蜜汁皱眉加微耳根红]”

像是为了掩饰些什么他手速快地拆了礼物。

“啧啧,迫不及待哟。”旁边的服务员也小声地笑着。

“?#@!+!?”叶修的老脸这时候也不厚众望地红了。

“^_^”

王杰希则趁叶修装作若无其事低下头的时候偷偷拍了照片。闪光灯也关了没暴露,然后,迅速瞄一眼揣兜里又把视线转向了正在蜜汁羞涩[?]的正主身上。

照片里,叶修的刘海微微遮住眉毛,耳根红着的叶修,莫名显得恬静美好。王杰希这么认为。

是一个魔法书封面的盒子,上面的文字叶修看不懂。。

里头,是个异常精致的沙漏。

[他,挑了很久了吗。]

...

“靠靠靠靠(#‵′)靠儿你俩趁我不在竟然在眉来眼去眉目传情我排个长队我容易吗我你们竟然这样这样也就算了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卿卿我我还有没有人性啦我去去去去去亮瞎我狗眼啊凸!”黄少天拖着一大盘吃的走过来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微妙了。。

“。闭嘴”(〃 ̄  ̄〃!)

“行行行今儿个你是寿星听你的听你的都听你的ヘ( ̄ω ̄ヘ)”

“^_^^_^^_^”王杰希在一旁抑制不住地上扬着嘴角。

叶修“凸!”

“啊杰西同学这里的鲤鱼红豆烧超好吃的叶修很喜欢吃我帮他买了份顺便帮你也捎带了份不过比起这个我更喜欢那么大圆筒哈哈哈哈哈哈”机会主义者黄烦烦很快顺势打了个哈哈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好^_^”

王杰希小心而又虔诚地[大雾]接过,认真地咬下一个缺口。

“红豆的,我都很喜欢。”语气充满了。宠溺[?]

叶修觉得他可能今天开屏就是个迷。

--------------------------------
蛤蛤蛤蛤蛤蛤嗝儿 我是吃饱喝足回家路上的分界线

“叶不修我就先走啦你知道我家就在这附近的不要舍不得我然后送我啦蛤蛤蛤蛤蛤然后最后再说一句生日快乐啊”黄少天潇洒且识趣地一个人先走了。(海运“怎么这么匆忙就走了这不像你...”黄烦烦“我有作为一个电灯泡的觉悟...”)

气氛依旧有点迷。

“你干嘛一直瞪着我(。_。)。”

“这不叫瞪。”王杰希笑道,然后用修长白净的左手做了个撑大左眼的动作。“这才是。”眼神无比专注地看着叶修且语气无比认真。

叶修愣了一下。[这小子,动作撩人,满分。]

“杰西卡同学。”

“嗯。啊?杰西卡?”

“咳,是在叫你。”叶修突然蹦出了一句话。

“有人说过你的眼睛里像是装了万千星辰吗”

“!o(*////。////*)q”这是杰西卡。

“!!!!!!!!”[我说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叶修。

[糟糕了]两个同时红着别过脸去的人心里不约而同地觉得,事情要糟糕了。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本来想脱口而出“左眼一万右眼一千”的调侃话最后却没有说出口。

路灯柔和且慈爱地把灯光洒在他们的身上,形成一个看似密闭的光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为什么要写这种齁死个人的甜味来虐自己一只狗啊啊啊啊啊不行你们都要接受这大波的至尊狗粮粮粮粮粮!!!。・゚(゚⊃ω⊂゚)゚・。]

今天的黄烦烦“突然沉默”
今天还未出场的众人“噫噫噫噫噫。”

表示已被狗粮齁死[阵亡]

PS:今天刚好是我好机油汤圆儿的生日,写这篇文文是凑巧点到了叶修生日梗,[文文里叶修的生日还是按原著5.29走],趁着这个时候祝我机油生日快乐顺便祝她以后寻得良人,像此篇王叶一样齁甜齁甜! @我家汤圆是学委 最后,各位魔法师们11.11快乐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嚯嚯嚯嚯嚯嚯嚯嚯嚯嚯嚯( ´´ิ∀´ิ` ) 终于肝完啦哦吔吔!!!!!!

[樱花樱花想见你ヽ3✿さくら ~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樱花樱花想见你第二章前文在这里这里看这里٩(ˊᗜˋ*)و

“叶不修叶不修修修修修你可要给我点补偿我可是牺牲了我无比宝贵的时间陪你去买抑制剂的你个混蛋要把你的那套珍藏的那套宝贝书借给我看我向你借了那么久你都不借这次你必须用那套书来补偿知道没有知道没有٩(๑`^´๑)۶”


叶修叼着一根巧克力棒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自“不爱吃秋葵的黄炸毛”的新消息,嫌弃地撇了撇嘴角然后忍不住改为上扬的弧度,“誒,黄少天这家伙,真是,还真不想把这书借他呢,一看完就絮絮叨叨能讨论好久的剧情,耳朵都能生茧。”


随即手速飞快地回了信息。“好好好,以后有事还是要麻烦你啦蛤蛤蛤蛤蛤蛤蛤:-D”


“那是我黄少天是谁啊我可是乐于助人的好少年好嘛balabalabala@+#!×-”


看着再次霸占整个手机屏幕的信息,叶修干脆利落地划掉,插上耳机,把手机揣兜里,开始听一首他循环了无数遍的歌。


“『さくら さくら 会いたいよ  いやだ 君に今すぐ会いたいよ』
樱花,樱花,想见你,现在就想要见你”


他忍不住轻轻跟着旋律哼着调调,叶修的声音虽然不算是极好听的但却让人有种很舒服的感觉,就像是,一种空荡荡的温暖。


“想见的人吗。”


“好像没有想见的人吧。”


没有特殊的意义,就是纯粹地喜欢,这歌里的迫切的感情,自己从未拥有过的感情,还有那种好像就站在樱花的季节里赏花的身临其境的感觉,叶修很喜欢。鬼使神差的,他竟然会在这时候想到那个略显狼狈的下午,强烈的樱花信息素。随意的忽略掉这一点,叶修口袋里的手机又震了震,隔着布料透着光。


“叶不修叶不修你就不能配合点夸赞一下我吗真是的亏我还记得明天是你的生日呢你个瓜皮对了上次帮你扫地的新同学是叫王杰希吧你今年生日多请一个他吧反正就我们两个大男人瞎闹也不带劲儿你也不想欠人情吧你这种人是一点儿小事都不想欠着的再说了人家虽然才做你同学不久却对你关怀那个备至啊隔天下午还问你身体好些没呢你总该给点回应吧回应吧๑乛◡乛๑ ”


叶修挑着这条信息的重点看,回应吗。。那干脆到时候就多请一个好了,只不过是两个大男人变成了三个大男人的聚餐罢了。


说实在,叶修对黄少天这个好机油真的是抱有非常感激的态度,虽然这么说有些生分,但是这是他发自内心的感受。包括这条信息,总是能让他久违地内心鼓囊囊的一下,就像久寒过后被泡入温水的舒展。


毕竟,他是个Omega,这个世界对Omega总是有点错误理解,认为是弱小的存在,叶修的父母和叶修隔了好几个城市,平时也很少联系。相较起身为Alpha的孪生弟弟,他可能不是很明白怎样和他人甚至亲人相处,这么多年来,少天作为一个Beta,却对叶修特别铁地作为朋友照顾着,这些叶修都知道,算是,收获了难得的至交吧,叶修轻笑,“只不过是话唠了点。”


“明天去问一下那家伙有没有空吧。”叶修点开暂停键,继续听起了歌。


“『さくら さくら 会いたいよ  いやだ 君に今すぐ会いたいよ』
樱花,樱花,想见你,现在就想要见你”


这种温暖,真是美好啊。


[啊啊啊啊啊赶在今晚补习前肝完这篇要不然补习回来在肝就要拖到第二天了QvQ,有不足的话回来再改好了。。[趴]话说明天是双十一呢,赶赶感情线明天早上来一发至尊狗粮好了嘿嘿嘿( ´´ิ∀´ิ` ) ]

[樱花樱花想见你ヽ2✿さくら ~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樱花樱花想见你第一章   前文点这里嗷ヘ( ̄ω ̄ヘ)

“喂喂喂叶不修修修修修快起来起来擦黑板!喂喂喂喂别睡啦别睡啦!今天你值日一会儿你忘记擦黑板又要被老韩叨叨叨叨了”前桌的黄毛少年少天看已经从第一节课睡到下课的叶修还没有醒过来的意向发起气泡攻击让他醒过来。


一旁的王杰希轻轻皱了皱眉,拦住了黄少天想继续拍打叶修脸蛋的冲动,“别叫他了,让他再睡会儿吧,黑板我来擦就好。”说着起身走到讲台,拿起黑板擦开始擦黑板。


“唔。。嗯?少天?”叶修挑挑眉,还是醒了过来,因为身边挡风的希杰同学去擦黑板了,他觉得有些冷。


“呀叶不修你个懒猪你知不知道我叫你多久了睡睡睡就知道睡能不能做个爱劳动爱学习的热血青年啊喂叫了你这么久没起来你看看你的亲亲同桌多稀罕你还不让我继续叫你呢二话不说就上去帮你擦黑板了你知道吗你٩(๑`^´๑)۶”


“唔,少天。”叶修揉揉太阳穴,语气略微虚弱。


“你到底知不知道啊,呃,啊?”黄少天被叶修这么颓的语气搞得突然刹住了对话框。


“我好像,发情期又提前了。” 叶修散漫地压低了些声音说。


话一出,黄少天忍不住也低声豹了句“靠靠靠靠靠。”


是了,叶修是现如今为数不多的Omega,在这个班级,大多都是Beta,在他们生存的大环境中也是如此。而叶修的发情期,可以说是非常的有尿性,没有固定的日期,只知道大概是某段时间,而且来得毫无征兆,每次都有些让他猝及不防,不得不准备足够的抑制剂在身侧,已备不时之需。发情期提前不是一回两回了,说是提前也不过是比叶修直觉的日期早了点而已。而这次。。叶修因为懒,没把刚买的抑制剂放进书包而是随手丢在茶几上就出门了。


叶修现在看上去很虚弱,虽然叶修比较宅,脸色本身就有些苍白,现在看上去更是神情恍惚,像是,咳咳,磕了药一样。。


“我靠靠靠靠叶不修你是有多懒啊我去随手放一下你会挂吗会挂吗会挂吗什么时候啊就在我叫醒你那一瞬间我靠什么玩意儿啊早不来晚不来真是麻烦麻烦麻烦(*`皿´*)ノ那啥现在班上有Alpha在吗酷爱用你敏锐的Omega直觉侦查一下啊这可是关乎你贞操的大事!大事啊!我记得喻文州好像就是吧幸好老韩这个Alpha还没来要不你就要倒贴到他那钱包脸身上了我靠靠靠靠靠啊好惊悚妈蛋这是啥破玩意儿(╯°□°)╯︵ ┻━┻”努力压住声音的黄少天显然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妈蛋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的的的的!”


“咳咳”叶修忍住不让思绪到处飘和体内的某种躁动略气虚地憋笑。“本来是都没有的,因为这时候班上男生都出去乱窜鬼混[什么破词哈哈哈哈]了”,他顿了顿“但是我宁愿不要这种敏锐,我可以说,现在班上就刚好只有一个Alpha。”


“!!!”黄少惊悚了“啥啥啥啥玩意儿叶不修你没搞错吧不可能吧我就是个Beta还转转转转转成Alpha了?雾草我会不会被抓去做研究啊啊啊啊啊我也想为广大Omega做出贡献但是贡献精神要有度啊啊啊啊啊叶不修你可要帮我守着口你要坑了我我就和你PKPKPKPK啊啊啊啊啊啊啊(#゚Д゚) ”


“。。首先,你不要妄想从Beta转到Alpha了,这是没有科学可能性的,就算身为Beta,你也是Beta中的Omega。”叶修冷静分析,但气息略微不稳,他感受到一股越来越浓烈的Alpha气息,就像是,一大片的樱花,拥到跟前,他觉得快要忍不住上前一头扎进“花海”里了。“而后。。你是不是,忽略了新同学?还有。。你废话真多,再不陪我赶紧去买抑制剂,我怕是,晚节不保。。”强忍着体内信息素的翻涌说完了这些的叶修看上去就像是体力快透支了一样。


“我呸呸呸呸呸我可是Beta中的Alpha叶不修您是眼神儿不好吧您等等。新同学!你是说在帮你擦黑板那个吗我去我去他是Alpha啊也对那气场你晚节确实不保了为你点蜡誒不对你有晚节这种东西麻叶稀罕哈哈哈哈哈哈哈”嘴上说着调侃的话[黄少和叶不修学坏了hhhhh]却动作很快地帮叶修收拾好书包。“走吧走吧快走我开车送你去”


“等等。我去和新同学说一下,让他。。和我换一下值日的时间”


“雾草雾草雾草你这是送上门待宰吗叶不修你脑子被秋葵堵了吧我去去去去去直接走吧回来再讲也不迟啊喂( ง ᵒ̌皿ᵒ̌)ง⁼³₌₃”


“叶修,你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吧,地我替你扫,不用再帮我扫。”王杰希注意到了这的动静,站在黑板前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对叶修说。


“那。。谢谢了。”


“誒呀走啦走啦废话嘛多谢谢你帮叶不修扫地啦新同学我们就先走啦”


“嗯,开车慢点,叶修你看上去不是很舒服,记得披外套。”


“看看看看人家多具有同学情叶不修就你是个心脏还天天找我收拾烂摊子”


“走不走。。再不走我就要挂了。。”那股翻涌的强大信息素,突然激起了叶修体内的信息素的积极回应,叶修腿一软,赶忙扶住桌子,催促着还在嘴炮的黄少天。


王杰希静静地看着他们,眸色像是一片浩瀚的星辰,汪洋无际,克制住想上前拥他入怀的冲动,“他们,还是离得太近了。”一瞬间又猛然释放出樱花的气息,像是,仁和寺那片,御室樱,沉寂又绚烂。而刚走没几步的叶修暗搓搓豹了句粗“靠。。啊。有事没事释放什么信息素。。”“本能所致吧”他这样回答自己。


[是,红豆味的呢,叶修的,味道。]^_^


(啊啊啊啊啊新的一章!肝完了!我真是高产如公猪[?]的杏仁!老骄傲了我:-D)
御室樱“我的戏份还是比老韩多呢嚯蛤蛤蛤蛤蛤蛤[笑容癫狂]”
老韩“你个只知道延长花期的死傲娇伪哲学我不羡慕你,口亨。”

[樱花樱花想见你ヽ1✿さくら ~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四月下旬]

“仁和寺的御室樱,今年终于又开了呢。”

--------------------------------


“大家好,我叫王杰希,是新从日本京都转来的高二男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成为大家的同窗,与大家一起相处大约两年的时光”因为新订的校服还没发下来,穿着绣有樱花样式的衬衫的清秀男生,边说着,边微笑着。并没有在穿着蓝白校服显得很突兀,反而像是在暗色调的黄昏教室里唯一的透亮光源。


趴在最后一桌的男生,仰起头朦朦胧胧地看了一眼那个新来的转校生。


“眼睛,好特别啊,左边的眼睛,好像比右边的更亮。”


“zzzzzzzzzzzzz”默默评价完新同学的男生,叶修,又散漫地埋下头,睡了起来。


殊不知,讲台上的王杰希同学,在他朦胧地打量他的时候,也在心里轻轻描绘起叶修略显苍白的脸。


“真是让人看了就想揉一揉的脸啊。”


“新来的同学,你就坐在那个一如既往在打瞌睡的同学旁边吧,就是那个,刘海有些遮住眼睛的。”韩老师--这个班级的班主任,指了指后排剩下的最后一个空位如是说。


“好”王杰希的声音里像是沁了丝丝笑意,一瞬间衬得他衬衫上的樱花仿佛都在旋转飘洒。缓缓走到他的新座位,低下头,安静地看着他旁边在打瞌睡的人。


乱翘的头发,有一些微微遮住了眼睛,王杰希有些奇怪那个显得很古板严厉的老师为什么没把他的刘海剪个一锅平呢。有些肉肉的脸,白净,在午后橙光的投射下,能看见细密的绒毛。忍住去捏一捏的冲动,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只是替叶修把那遮住眼睛的些许头发揽到耳廓后边,继而又想覆上他微微轻颤的睫毛,但终究没有。


只是用几乎为不可闻的声音说

“叶修,你好,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而叶修,只是动了动脑袋,找了个更舒服的窝儿,继续睡。


--------------------------------
此时,京都仁和寺,如同从前一样延迟了花期的御室樱,像是料到了某种总会到来的迟来的相遇似的,柔和却涌发出一整片连着一整片透亮的樱花,花,不断旋转,飘落。


就像是感动得落泪那样,因为一场相遇。


[开坑啦开坑啦(ノ°ο°)ノ这里海运杏仁,因为《樱花樱花想见你》这首歌让海运想起了好多好多美好的曾经,觉得杰西卡大大和叶修修也该来一次这样的美好吔吔吔吔吔,第二次开坑,不定时更新,如果有一些建议和bug尽管提嗷,海运会很开心的ヾ(≧∪≦*)ノ〃(仁和寺和经常延迟花期的御室樱是海运百度的嚯嚯嚯嚯-搜索词条#哪里的樱花最好看#)依旧小短小。。(趴)]


韩文清老师:“我的戏份真少:-D”

叶修修:“少年你的眼睛成功引起了我片刻的注意。zzzzzzzz”

王杰希:“终于遇见我媳妇儿了好开心”

御室樱[?][迷]:“壮哉我大玄学”神秘一笑。“外加一句,我在这篇里戏份比韩班主任多^_^”

韩文清:“。写文的少年你过来,当我的地位是没有的吗^_^”

海运:“吔[遁地逃走],此篇王叶一生推一生推生一堆哦~重要的事情重复三遍~咦,没有其他的事了吧那我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容癫狂]”

韩文清:“???”

第一次接触lof 第一次写小坑坑 敲爱两位机油 南山山和汤圆儿 我很蠢地把叫汤圆的都关注了个遍。总之 敲感动敲爱泥萌ヾ(≧∪≦*)ノ〃

[鱼丸粥大大你的手速真的能满足你吗:-D 标题心脏表打我 小学生文笔_(:з」∠)_]

叶修和喻文州是从小到大的邻居


在很小的时候 ,因为偶然发现他俩不仅住对楼还是同班同学的各自父母,一拍即合决定以后让他俩同进同出[大雾] 轮流接送。



这样在叶父想偷懒[叶父“真是的,干嘛说出来,我不要面子的吗:-D”]的时候[。。],喻父出差没空的时候[“总是没有很多的时间照顾小喻呢(沮丧QAQ)”] 互相能有个照应。



而叶小修的母上大人和小文州的母亲则对研究秋葵的各种高大上做法都表示十分热衷,挥一挥铲子聊到一块去了[?](为了少天孙儿能茁壮成长不挑食他的奶奶(外婆)十分有远见地先知了)相见狠晚的二人对不能早早地进行秋葵话题的深度交流感到十分不满,在他们两家维持这种友好交易[大雾]有一两年时提出了疑惑--具体如下


叶母在已经完全沉迷于喻文州同学的清秀俊雅有礼貌可爱乖巧温顺[语死早的海运。。]之后“叶不修你个瓜皮仔仔,当初咱对楼住了那么一个天仙儿[划掉]清秀俊雅的蓝孩子你怎么都不和娘亲亲讲呢!而且你们还是同班同学誒!同班同学!”



叶小修哼哧“同班同学咋啦,长得俊秀就要给你拐回家吗?而且娘亲亲,他那手速我看不上,就成天整得像个斯文败类,打个游戏都打不过我,打群架就更不用说了 菜鸡一个!”随即小声嘟囔了一句“还要我保护他呢,菜鸡。”



叶母“我不管我就是不管p(´⌒`。q),你以后可要待小文洲好好的,要是敢欺负这么好的孩子,被我发现了整死你个毛线球,口亨!”



叶小修“。。[好惆怅啊好想来只烟?]”




而喻母在感慨叶不修的天真烂漫不拘小节[叉掉]后,语重心长地对小文洲说“儿呀[ooc这不是我要的喻母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笑容癫狂],以后要多和小叶一起玩儿,你也不要整天沉沉闷闷的,多可爱一孩子啊,当初你们是同班怎么不和我说呢,我也好和老师说说把你们调成同桌啊。”



小文洲“[歪头]可是,可是那时候他看上去像个街头的小混混啊娘亲QvQ[此处叶修心脏笑]”



喻母继而抓紧时机教育小文洲“人不可只看表象,要深入去感受才能发现这个人的精彩之处啊文洲^_^[摸头]”



“嗯嗯我知道了娘亲!”随即小文洲就蹦蹦跳跳地跑去找叶心脏玩耍了,而喻母则端着一盘刚炒好的秋葵准备和叶母视频交流经验。。


学校,放学后“你不要老跟着我,烦。”


“QvQ可是我娘亲说让我多跟着你”


“。。我要是去打群架了你也要跟着?嗯?”


“噫。。嗯。嗯的!”


“好好讲话!”


“是。是的长官QvQ”


“。。![雾草雾草这是犯规啊啊啊啊啊啊好想叉掉那个卖萌表情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眼睛我的心肝脾肺肾啊啊啊啊啊啊啊!!!]”


“走吧,牵着我。”


“好。好的QvQ”


“。。@&+*×!#”---


“哦哟~ [傲娇专属小波浪]我还在想这叶老大牵着的会是那位妞儿呢,没想到是这小白脸啊”迎面而来的羊习习[吔]带着一批葬爱家族成员[猜猜他们是谁蛤蛤蛤蛤蛤蛤猜对没讲因为我也不知道~(摊手)]


“你个死傲娇闭嘴吧你”


“哟哟哟还护起来了啊,要不是那时赶过来抄起块砖头就要往我脸上咋呼我就把这小白脸给办了呢~[ooc。。豹头鼠窜]”


“小心我给你一锤子,你爱怎么搞你的基随你,别碰他,告诉你的那群葬爱家族同话。”叶不修痞痞地看向这位机油,知道他只是喜欢捉弄人,特别像是文洲这样的,但还是收不住眸间的凉意,沁着点点笑。


“雾草叶不修!什么叫做葬爱家族你给劳资讲清楚楚楚楚楚!!劳资是圣骑士军团!!军团好嘛!!”


“谁管你”丢下被葬爱团员死命拉住的死傲娇,拉住文洲扭头潇洒地回家。“交代清楚这件事,以后就不会有人再在这片地儿欺负文洲了吧。”
叶不修想,“只要现在他还在我身旁。”他清楚,文洲的前途和他是不一样的,那可是学习成绩和品行都极好的小白脸啊,啧啧,还真是让人忍不住就想。


欺负。


“噫,叶修,回神啦^_^”


“啊。啊?”


“我在向你道谢呢~”


“哈?向我?”


“是的啊,叶修对我真好,不会欺负我,还保护我QvQ,所以,真的很谢谢叶修啊。”


哈?。这算什么,不要用这么暧昧的语气说这话啊。叶修突然想心脏一把,于是扭头,顺势把文洲压到了一旁的墙角,逼近,扣住他的下巴。


“噫。咦?!叶。叶修?”


“嗯?怎么了?不是说我不会欺负你的吗?躲什么呢。”


“啊。啊是的。那。那你。先。放开我啊。”文洲的脸可疑地红了红。


。。
“唔。。唔!唔嗯!”[舌头。舌头伸进来了!!。叶修的 舌头。][啊 好想欺负他 好想 好想一直欺负他 别人都不许欺负 只能我 只能是 我]


“滋-啾!”



透亮的光丝在两人嘴角边牵扯开


喻文州轻轻地,有些发抖的,推开了他,抽出了刚刚不自觉随着和叶修的深吻一直紧握的双手,不再看叶修“走。走吧。”


[啊,被讨厌了呢,真是糟糕啊,我]


一路无话。


到了家,喻文州把自己反锁在了房间里。


“喻儿回来了啊,咦,怎么脸这么红,你没围围巾出门吗。哦,对了,待会儿到客厅来一下,刚刚你们班主任打电话和我商量起了你出国留学的事,你也告诉一下我和你爸爸你的意愿吧。”
[出国吗。]喻文州还来不及对刚刚发生的那件事做出比脸红更多的反应,一下子被这件事搞得有些,心烦。[慌张吗。。要不要,告诉叶修这件事呢。。不对。咦?咦咦咦?!!我为什么要告诉他啊啊啊啊啊啊啊QAQ?!]。。[叶。叶修。。啊。哈。。(突如其来的娇喘誒嘿嘿嘿嘿;-))]


客厅“誒,来啦来啦”开门


“嗯,阿姨好”门外的人微喘。


“呀,是小叶呀[蜜汁微笑],就猜到你要过来啦, 我才刚跟你妈妈通电话说了喻儿的事,怎么,这就被她告诉你啦,进来进来,这不,我们也还没商量呢。”


“谢谢阿姨”


“喝水吗小叶,阿姨帮你倒杯果汁儿^_^”


“不用了阿姨,我去找文洲”


“哎呀呀这么急呀,去吧去吧,和他聊聊(*๓´╰╯`๓)”


敲门“文洲 开门 是我”


[咦咦咦!!!]


“不回我我进来了 你门没锁”急推



诡异地沉默。随即叶修反手利落手快地锁了门


“你”


“!!@+×#•?!(〃!。!〃)”



“文州啊,你手速这么慢,这样撸,真的会爽么,嗯?”叶修心脏地尾音上翘,其实内心也在狂跳。


“我,我QvQ@#+×!!你。你不要碰啊啊啊啊!噫噫噫!”


叶修把文洲毛茸茸的脑袋托起,扣住他的唇瓣,啃咬厮磨,毫无章法却异常地温柔。在对方要脸红到爆炸的时候适时松开,不同于他们的第一次接吻,多了一丝暧昧,温暖,坚定。


“文洲这是第一次吧”



“我也是第一次呢”


“文洲,我其实不是什么好人”



“看见你总是忍不住想要欺负呢”


“自私地,不想你出国,想要一直霸占着你”叶修轻笑


。“别。别说了。我。我都。我。我没有想要出国的!”


“为什么,为什么不出国呢”叶修突然认真胶上他的视线。


“和你一样啊,和你,是一样的”文洲喃喃道,忍不住带上了哭腔。



“别哭啊,和我,是一样的吗”叶修紧紧抱住了他。[真好,和我是一样的吗,那无论如何也是要向阿姨争取一下了]



客厅“其实我本来就不打算让喻儿出国呢,出国就见不到喻儿了QvQ还要跟着一起搬家,就不能和你讨论秋葵的各种美味做法了”


“就是就是,没事跑那么大老远干嘛,誒我跟你说啊,我前几天又在lof[迷]上看到好几篇很棒的秋葵料理[大雾]呢!-W-年轻人的事让他们自己玩球去吧~(*๓´╰╯`๓)”


“誒,也对,反正没出国了^_^”


午后,阳光正好~end


[海运是小杏仁QvQ这是无责任脑洞咩,一直想以手残的鱼丸粥怎么能撸得爽为梗写篇
小小短文呢。[趴]第一次尝试。。感觉很多地方都有点突兀和仓促。不管了不管了蛤蛤蛤蛤蛤蛤反正梗写完了也爽了哦吔~不知不觉小短文也写了这么长了。。[尬笑]总之,希望各位看得开心嗷,有好意见可以提给我嗷!我会努力进步的QvQ钵钵鸡爱你们!叶喻一生推!ヾ(≧∪≦*)ノ〃]